区块链里的媒体生意经:自律成主旋律

九个亿财经报道——正月里来,关于区块链话题的讨论俨然达到最高点,并伴随着几个“大新闻”:


首先是钛媒体创始人赵何娟高调宣布创办的链得得APP上线;


接着,年初二一个凌晨3点交流群,让各路大佬和明星投资人们夜不能寐;随后,网易丁磊高调现身辟谣,称从未拥有过比特币;


再接着,链得得和金色财经围绕洗稿与否展开口水战,吸引诸多目光;


而在国外,《华盛顿邮报》副总裁跳槽区块链媒体Po.et的消息,也让更多传统媒体人跃跃欲试。



而伴随着相关话题的热度持续向各个圈层扩散,区块链相关的媒体平台也在快速增加,据了解,目前比较活跃的区块链媒体包括:耳朵财经、金色财经、未来财经......


钛媒体创始人赵何娟高调推出“链得得“,则标志着头部的科技媒体开始全面发力区块链报道,一家TMT媒体的主编也表示,已经预留了区块链相关频道,正在策划内容。


资深自媒体人“万能的大熊”表示,目前做区块链的媒体挺多,但主要还是侧重于商业化这块即发币和圈人,真正的报道价值还未体现,整体呈现出两极化。而从钛媒体和金色财经近日的版权大战也可以看出,目前行业内高质量的报道依然比较稀缺。


产业的崛起必然需要催生媒体服务的需求,互联网的多轮迭代催生了庞大的TMT报道领域,P2P的兴起则催生了一批互联网金融媒体,区块链的崛起同样意味着媒体的生意。


虎嗅年度作者辩手李慕阳认为,区块链特别是币圈有很强的媒体刚需:“市面上有那么多要做ICO发币,都需要包装来说服韭菜,而这靠的就是投资人大佬和媒体”。另外,由于不少传统产业生存困难,现在都想通过发币来赚钱,也意味着市场体量。而就在日前,有网友爆料某90后小哥靠运营区块链公众号发家,已提了辆保时捷Panamera,更是让人眼红。


今天建了一个区块链媒体讨论群,不过多时便吸引了各路媒体人关注,甚至一些时尚生活类的KOL也开始招聘金融科技类记者,理由是“先占个坑”;但相比于主动分享,大部分媒体人却又更愿意潜水和提问,毕竟,对于区块链和虚拟货币这样的话题,一个是全新事物,一个是政策红线尚不明晰,保持谨小慎微依然是最妥当的姿态。


而从今天下午群内讨论情况来看,关于区块链相关的媒体创业,媒体人普遍关心的问题包括并不限于:


1、选题把控(比如筛选消息的可靠性,防止假消息特别是恶意做空消息?)


2、平台的用户情况?


3、区块链媒体如何用于垂直领域比如体育和游戏?


4、如何解决人才和融资两个难题?


5、区块链媒体的盈利情况?


6、如何应对监管风险?


对此,本文整理了币世界合伙人、内容主编冯军和共享财经创始人、前资深财经记者史青伟关于区块链媒体创业的一些经验分享。


捏准选题和受众,快讯和信息披露才是靠谱的产品



区块链媒体币世界合伙人及内容主编冯军回忆称,区块链初期的火爆,已带动了媒体圈子创业,特别是比特币去年11月到今年1月的疯狂状态,更促使了大量小白涌入,据他观察,年前这一段时间,大批自媒体开始进入区块链领域。


“目前区块链行业分两个方向,一个链圈,一个币圈,起初自媒体关注的大部分是币圈消息,包括行情、币种等,整个市场上是比较小,最近关于链圈的消息在增多,比如三点钟社群关于链的讨论越来越多。”冯军认为,区块链自媒体还是不要把自己定位成金融媒体或者证券媒体,更多还是关注行情和公告,整理消息线索,及时地推送到用户手里帮助决策参考,因此快讯是最合适的产品形态。


另一家区块链媒体“共享财经”的创始人史青伟则表示,将重点开发信息披露相关的产品,据了解,去年5月份共享财经做了一个信息披露的东西,并提交给监管部门, 希望监管层给予更多的规范和引导,“任何一个资产最核心的肯定就是信息披露。”他表示。


目前来看,区块链报道里,做空类的消息往往最容易引发读者中的愤怒情绪,而这也为整个产业的发展埋下阴影,鸵鸟创投一位记者今天对蓝鲸表示,币圈恶意做空消息太多,一个山寨的新闻源+没有署名+胡编乱造的文章就能传遍微信群,稍微有点新闻敏感度和经验的可以看出来,用语主观,贼喊捉贼,夸大其词。但是大多数韭菜看到标题和内容就被唬住了,配合二级市场抛量,多天阴跌,韭菜就慌了,套路一遍又一遍。缺乏监管,这个市场对普通韭菜太不公平,查到恶意做空信息的发布源头是当务之急。


人才和融资,区块链媒体的两大瓶颈


不少区块链媒体人都坦言,最难的还是人才储备,由于行业成熟人才几乎没有,目前主要是靠传统的财经媒体招聘人才,但很多记者依然持观望态度,行业认知也有限,另外培养成熟记者的周期也较长,至少需要半年时间。


人才稀缺导致了目前整个区块链媒体都在用很高的价格挖人,这也催生了行业本身的泡沫。


“很显然一个垂直领域有这么多家媒体本身就不合理,而且也不够专业,这个行业需要解决信息不对称的问题。”区块链媒体“共享财经”创始人史青伟指出,由于目前的采编队伍多数不懂技术,确实很难写出非常有说服力的东西,反而是稍微懂技术的产品经理,在做社区和社交媒体运营上更具有优势,另外方面就是一些早期的玩家参与媒体创业,这也是一个庞大的群体,他们做的时间更早,也不需要专门做个媒体,而是偏向社群。不过,也有观察者指出,虽然做技术和产品经历比记者更有优势,但目前做区块链媒体创业的依然以记者为主。


残酷的挖人大战比拼的是融资能力,“行业太烧钱,包括挖人都是哄抬薪酬,但他认为,目前依然是区块链媒体创业的很好时机,“首先是钱越来愈多,钱的来源更加丰富多元,这是最最主要的,然后行业在壮大。”冯军认为。


走向专业化,可能是区块链媒体的必然选择,即实现从选、编、审、发等环节的把关,无论是直播还是付费产业,都经历了这样的迭代过程。而由于区块链产业自身特性,人工审核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冯军介绍称,目前平台招聘进来也都要就是首先要一些基本培训,尽量做到逐渐减少假消息的发布概率。


冯军预计,未来留下来的相关媒体可能就十家左右,每一个媒体都要找到自己的定位,有一定的群众基础和用户基数,才能在竞争激烈的环境下生存下来。



区块链媒体的转型与盈利


在前资深财经记者、区块链媒体共享财经创始人史青伟看来,链和币其实分不开,现在谈商业落地还很早,在专业性上,一些懂技术层面的人员或者产品经理可能比媒体人更有优势,目前一些大的媒体进来对整个行业来说是好的事情。在监管这一层面,他认为不是特别严重的问题,更重要的是拥有自己独立的平台,不能单独依赖微信。


2015年年中,史青伟正式开始从事区块链的创业,起初想做一个区块链众筹平台,但还有很多问题没有解决包括流动性,“当时做区块链还真没有什么创业公司,发现区块链是一个非常好的东西,刚好自己也在做媒体,所以就做了这样一个区块链媒体,一开始大家都是聚焦链圈上的东西,所以16年做了很多链圈上的报道。”


但他很快发现,区块链很难跟币分开,直到现在区块链也没有什么很好的商业模式,虽然也有技术开发和跟金融机构讨论,但发现业务很难推进,他认为目前商业落地依然为时尚早。


“直到现在,早期做链的包括一些知名公司据我了解基本上纷纷都转向做币的业务。要么开始发币,要么已经在筹备发币,要么在和其他的公司合作,所以基本上区块链和币基本上没有一个太大的界限,虽然大家口中不会去过多就讨论币这个东西,但是他都很清楚,一个做革命性的东西可能真的少不了币。”史青伟认为。


以共享财经为例,一开始想做区块链众筹平台,发现发现区块链众筹的技术特点跟ICO非常相似,做媒体的时候也投了一些项目,比如NEO QTUM Vechain 等,今年平台会继续加大投入,目前有二十人左右,接下来会扩张到四五十人。


谈到媒体的盈利模式,史青伟表示,核心的可能并不是在卖广告这一块,更多的可能是变现快,大家可能听说做媒体赚钱,可能更多地通过从事一些泛金融的业务,但是踩着政策的红线做这些事情肯定是不可持续的。按照史青伟的说法,共享财经目前的盈利情况可以用“寒酸”来形容,大概够二三十个人的开销,“当下更重要的是打磨自己产品,现在也有一些大的媒体进来,这是一个好的事情。” 他认为。


史青伟认为独立的媒体产品形态和平台很重要,单单靠微信公众号是难以持续的,相比于监管,区块链媒体平台更重要的在于自律,“因为垃圾币和营销类项目确实太多,所以在商业合作社需要特别注意,一旦发生什么负面,对这个行业的影响也会特别大。"


来源:蓝鲸传媒